挚爱

第107章 107(1 / 3)

《挚爱》转载请注明来源:燃文小说网ranwen1.cc

看完小姑娘写的字,苏凉晨深深叹了口气。心里有说不上来的难受和欣慰。

如果现在还在小学就好了,她一定会给她一个回复。让她充满期待地长大。

让她只管开心地成长,前方的荆棘会有前辈替她们扫平。

而且会给她们创造更好的时代,给国家创造更多的荣耀和骄傲。

坐在她旁边的队友也抻头过来看,看完了眼睛红红的,突然感伤起来,“现在的小孩子真的早熟,我这个年龄的时候天天抱着我爸妈撒娇,能不能不去训练了。”

其他人也插入话,因为孩童时代的训练,对于当时的她们来说,只有痛苦的撕扯。

车一直在快速前进,陌生的村庄越来越远,车身行过的环境逐渐变好,她们也在慢慢远离只待了两天不到的地方。

苏凉晨心情说不出的复杂,但也深知,在祖国的各地,这样的地方和家庭还很多,有稍微好一些的,也有很差的。

但她也明白现在的她根本无能无力改变这样的状况。

最终所有共情的感伤和想法都只能化作一声叹息。

她们返回荣城后又在荣城待了一晚,隔天中午的航班回江阳,到达学校时已经是下午。

因为是周六,再加上气温高到近三十度。所以路上学生并不多,开车的师傅很贴心地先将苏凉晨送到宿舍楼下后才送其他人到相应的住宿地方。

苏凉晨回到宿舍时,除了云萍以外其他两人都在,整整齐齐地坐在桌前看着电视,手里抱着薯片在吃,不仅如此,看到搞笑的地方还交流着。

苏凉晨打开门就是这样的景象。

为了给陆嘉毓一个惊喜,苏凉晨没告诉他自己回来的时间,所以室友们自然也不知道。看到她突然出现在宿舍门口,裴欢和陆嘉欣立马放下手里的零食扑了过来,高兴地嚷着,“凉晨,你终于回来了,想死你了。”

陆嘉欣帮她把行李箱拉进去,“欢迎冠军大人回来。”

虽然她们没去现场,但是也在网上看了直播,“你不知道,我们看到你拿奖牌的时候可高兴坏了,然后我们班上不是还有人也关注你嘛,个个看我们可羡慕了。”

苏凉晨坐下来休息,刚才提着行李箱上来肩膀有些酸胀,在揉肩,她不解地问“羡慕”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悬日言情 / 全本
悬日
稚楚
宁一宵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到苏洄。直到酒店弄错房卡,开门进去,撞见戴着眼罩的他独自躺在床上,喊着另一个人的名字,“这么快就回来了……”冲动扯下了苏洄的眼罩,可一对视就后悔。一别六年,重逢应该再体面一点。·-“至少在第42街的天桥,一无所有的我们曾拥有悬日,哪怕只有15分20秒。”·野心家攻x病美人受食用指南:1.插叙,章节名会有标注(N是现在章节,P是回忆章节),不喜插叙手法慎入2.受(苏洄)患有双
113万字一年以前
失恋太长言情 / 全本
失恋太长
八分饱
连追妻火葬场机会都没有的换攻文学原创小说-BL-中篇-完结HE-现代-年上向初失恋了。本以为冬天已经很长了,原来失恋更长。CP:谢时君X向初年上九岁本质上是个换攻文学温柔老男人=治愈失恋的灵丹妙药攻受都有前任,且前任戏份很多,攻有个领养的女儿
18万字一年以前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言情 / 连载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晨星LL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叭!搬砖、跑腿、捡垃圾、送快递……公司最多能让你体会到996的艰辛,在这里你能体会到超级加倍的007。好了,不废话了,伟大的管理者大人喊我去搬砖了。那位大人说了,只要我们努力献上自己的肝,下个月他又能换一套全新的动力甲,到时候带我们开全新的地图,去广阔的废土捡更多的垃圾!……穿越到废土世界的楚光发现,自己解锁了避难所系统,能够从平行世界召唤名为“玩家”的生物。从那天开始,整个废土都
991万字1个月前
谁把谁当真言情 / 全本
谁把谁当真
水千丞
一个风流薄幸、肆意游戏人间一个历经千帆、理智凌驾感情这场由“及时行乐”开始的关系,逐渐演变成兵不血刃、攻心为上的较量,他们互不信任却又互相吸引,在...
58万字一年以前
醉花阴言情 / 连载
醉花阴
不知去向
她本是侯府嫡女,却因错付痴心而被人愚弄。一朝重生,她改头换面,誓要将一切都夺回来!面对优柔寡断的父亲,面对白莲花庶妹,还有那处处想要了她性命的姨娘……最终,她算计着让他入赘侯府。只是当大仇得报——“如今我的仇恨已清,公子日后与我便可各奔前程。”男人冷眸微眯。“怎么,仇报完了就要把我扔到一边?夫人,这一次该轮到我赖着你了!”
161万字一年以前
将进酒言情 / 全本
将进酒
唐酒卿
【有修改提示皆是在解锁中】浪荡败类纨绔攻vs睚眦必报美人受。恶狗对疯犬。中博六州被拱手让于外敌,沈泽川受押入京,沦为人人痛打的落水狗。萧驰野闻着味来,不叫别人动手,自己将沈泽川一脚踹成了病秧子,谁知这病秧子回头一口,咬得他鲜血淋漓。两个人从此结下了大梁子,见面必撕咬。“命运要我一生都守在这里,可这并非是我抉择的那一条路。黄沙淹没了我的手足,我不想再臣服于虚无的命。圣旨救不了我的兵,朝廷喂不饱我的马
163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