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寸大乱

第5章(1 / 3)

此后几天,付人间有意避着唐念双,他如临大敌,几乎是听到唐念双三个字就是下意识的蹙眉,反观唐念双吃好喝好,每天认真拍戏,无所谓淡淡然得很。

最近没有去见她的日子里,他好像终于恢复以前平淡如水的生活,但因为唐念双是艺人的原因,再加上工作地点距离片场很近,付人间总能听到一些关于她的消息。

譬如她之前的作品,譬如她一些捕风捉影的绯闻,譬如她那张走到哪里都被奉在神坛之上的美貌。

付人间发觉身边的人谈起唐念双总是很兴奋,大多数人都很喜欢她,其中以研究所里新进来的女实习生们最为突出,不少年轻男同事也被她清冷但不冷漠的性格俘获,称之为女神。

然而总有一个意外,这个意外便是付人间,大家习惯于他的寡淡冷清,他这人向来有些超脱,像已经看尽世间百态,心如止水,对工作之外的事都不太关心。

以往很多次工作之余,同事们在一间休息室讨论时下热点的时候,他总是坐在一边做自己的事,久而久之,大家在讨论任何事时都不会避讳他。

考古研究小组里,大家的话题在唐念双身上翻来覆去无数次后,一名实习女学生兴奋问出:“唐女神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付人间翻阅文献的手微微一顿。

同事A:“我觉得应该是成熟稳重型。”

同事B:“我觉得不是,唐女神应该会喜欢风趣幽默型的,比如我这样。”

嘁声一片。

同事C:“我觉得唐女神应该会喜欢特别撩的那一款,否则怎么能俘获女神芳心?”

有不少人点头赞同。

付人间翻过页面,神情平淡。

同事D瞄了一眼付人间,用手挡着脸笑着说:“我觉得,不管唐女神喜欢哪一款,都不会喜欢付教授那一款的。”

所有人看向付人间。

穿着工作服的年轻男人端端正正的坐在自己办公桌前,轮廓深邃英挺,容貌可称得上芳心纵火犯,可行事作风跟个世外高人似的,对待女同事就差退避三尺了。

研究所里不少同事都认为,付教授是来人间渡劫的,等他渡完劫就要飞升了。

这不,就连他的名字都叫“人间”,职业还是考古学家兼历史系教授,兴许真是哪个神仙转世,普渡众生来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夫人!少将请您回家都市 / 全本
夫人!少将请您回家
君太平
夫人!少将请您回家作者:君太平文案:唐慕做梦也没想到,他只是回国参加堂哥的婚礼,顺便替堂哥去交付一批军用装备,居然连自己也给卖了!沈浪没料到自己只是心血来潮,替部下去接受一批新进的装备,居然接收了此生最大的一批装备——爱人!当翩翩贵公子遇上腹黑军长,上演的是怎样一幕雷翻众人的戏码?“夫人,少将请
131万字一年以前
[歌剧魅影]情人都市 / 全本
[歌剧魅影]情人
爆炒小黄瓜
【正文完结,尾声篇更新中】【【一】因为相貌可怖、性格病态,他被人们称为“恶魔之子”。没人在意他的头脑与天赋。相反,他越是表现得无所不能,周围人越是惧怕他。他活在恐怖的地狱里,终其一生都在渴盼,能得到救赎。——救赎来了。她面颜娇媚,宛若金发白肤的天使,打开了关着他的铁笼,低声催促:“快逃。”逃跑的时候,他回头看了她一眼,记住了她的脚。她穿着摩洛哥山羊皮平底鞋,没有穿袜子,脚背微弓,脚腕上有三颗小小的
33万字一年以前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都市 / 全本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肥妈向善
回到一九九六年,老谢家的女儿谢婉莹说要做医生,很多人笑了。“凤生凤,狗生狗。货车司机的女儿能做医生的...
631万字2个月前
那年华娱都市 / 连载
那年华娱
做梦的木头
都说这个圈儿里水深火热。林楠也想进去看看,林子有多大,水有多深。没想到才刚进来,就被套牢了……
378万字9天前
全网黑的我退圈考公后爆红了都市 / 全本
全网黑的我退圈考公后爆红了
朔霜
宋蔓穿书了,穿成一本自己连夜看完的娱乐圈大女主爽文里总是被人当枪使的无脑蠢毒女配。而彼时剧情已经进行到了中后期,她在网上人喊人打全网黑,微博之下一片“宋蔓滚出娱乐圈的骂声”,曾经大红时捧着她的公司也是露出资本家黑心面目,抠着合同中的各种埋坑让她赔偿天价违约金。看着这死亡一般的魔鬼开局,宋蔓坐在床上沉思半刻。然后,从床底下翻出原主的大学毕业证,转头去考上了公务员。等着用合同威逼宋蔓下海的公司:???
79万字一年以前
暗瘾[娱乐圈]都市 / 连载
暗瘾[娱乐圈]
顾徕一
预收文《一念燎原》文案见最下————————————清冷媚骨古典舞女神×安静内敛文物修复师大明星×水乡姑娘1,南潇雪是全娱乐圈最不可肖想的古典舞女神,十八岁登上“首席”之位,一心只专注舞台而独来独往。安常是江南水乡不起眼的文物修复师,拿着两千块的工资,每天踏着陈旧石板路,路过荡着乌篷船的窄河。潮湿黏腻的雨。竹编灯笼下的暗吻。雕花小床上不为人知的缱绻。偏偏是安常这个最不起眼的普通人,与最耀眼的南潇雪
10万字9个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