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热恋

第36章(1 / 3)

泡沫红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燃文小说网ranwen1.cc),接着再看更方便。

“啪嗒”一声,划破这片寂静的夜。

二楼书房。

钟博文绷着一张脸,黝黑的脸膛显得愈发阴沉,眼神冷厉,透着强行抑制下去的怒气。

钟子瑜站在一旁,也被父亲这次的暴怒愣了半秒,他低头看了眼散落一地的文件,思忖片刻,弯下腰,一张张拾起。

“他金权荣什么意思,是想跟我站对立面,也要帮着那个逆子跟我作对不成。”

钟博文深吸了一口雪茄,偏头看向收拾文件的人:“上次要你弄热搜事件半点成效都没有,想扰乱钟廷晔,分散他思绪,可如今他跟鼎丰签约成功,才得到消息,你手下那帮人都是干什么吃的!”

钟子瑜缓缓起身,把文件放桌上,侧眸看他:“爸,你是不是也认为我不如他钟廷晔,如果不是因为当年那件事,你也会放弃我们。”

钟博文猛然抬眸看他,神色几番变化,眼里呈现复杂之色,少顷,渐渐平静下来,只剩下一抹思虑。

片刻的沉默后。

他拍了拍钟子瑜桌上那只手,语重深长道:“子瑜,我跟他已没有父子之情,他对我也只有恨,现如今我们才是一家人。”

“半年,我们只有半年时间,想要重掌钟氏,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现在一切付出都是为你铺路。”

钟博文把雪茄按灭进桌上透明烟灰缸内,拉开抽屉,把事先准备好的股权转让书,放到他面前:“我打算让你开始接触股东会议,这份转让书你签字及时生效。”

他开椅子徐徐起身,侧眸瞧他一眼,即将踏出书房时,被钟子瑜叫住:“爸,刚刚对不起,我不该说那样的话。”

钟博文脚步一顿,掀眼看着墙上的壁画,嘴角微挑,随后阔步出了书房。

听着脚步声渐远,钟子瑜才徐徐拿起桌上的股权书,锐利的目光落在5%的股权数字上,他扬了扬眉,眸底掠过一抹玩味。

约莫过了两分钟,拿起桌上的钢笔,用力签下自己名字。

·

沈轻白这一觉,睡到十点才悠悠醒来。

昨晚两人闹得太晚,现在就算醒了还是感觉睡不够。

她闭着眼,习惯伸个懒腰,手掌无意间擦过一片温暖的胸膛,大脑微愣了两秒,缓缓睁开眼,发现钟廷晔竟然还趟在她旁边,而自己的一条腿横搭他的腰间。

那姿势,没眼看,太豪放了。

沈轻白小心翼翼地挪开腿,再抬眸看身侧的男人,见他双眸紧闭,她忍不住抬手摸上他修长的眉羽,顺着他的眉形轻抚。

望着他熟睡的模样,她微翘起嘴角,心想,如此优秀的男人,她能对他动心也是迟早的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九章吉其他 / 全本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107万字一年以前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其他 / 连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1519万字23天前
想入媛媛其他 / 全本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9万字一年以前
云鬓楚腰其他 / 连载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37万字一年以前
晚来雪其他 / 全本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31万字一年以前
入骨温柔其他 / 全本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31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