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热恋

第37章(1 / 3)

《婚后热恋》转载请注明来源:燃文小说网ranwen1.cc

钟廷晔低头精准吻上她的唇,手指缠上她松挽发丝中,抬起下巴,似是不满足以此,最后将她上唇吃进嘴里,不轻不重吮吸。

他唇退开,慢慢移到她耳畔,哑着声诱她:“张嘴。”

沈轻白仿佛被他这磁哑的声音羞红了耳,被蛊.惑般缓缓张开,下一秒,他的舌探了进来。

他亲着,带着炽.热辗转在她舌尖,时咬时舔。

沈轻白激起一阵酥麻,双手捏紧他腰际的衬衫,感觉到他手指陷入她发间,隔着发丝轻摩挲着她后脖颈。

她凝着呼吸,任由他亲自己,可奈何扭脖的姿势太累人,当他温湿的唇再次压下来时,她低头轻轻避开。

沈轻白在他怀里转过身,抱住他腰,把脸埋到他胸前,闷笑道:“再亲下去,晚饭就变宵夜了。”

钟廷晔嘴角轻掀起一抹弧度,亲了亲她的发顶,随即松开:“嗯,不打扰你,我上楼洗个澡。”

沈轻白疑惑:“现在就要洗澡?”

钟廷晔凝着她半晌,接着,拉过她的手带到金属扣下的位置,哑声道:“你说要不要洗?”

突如其来感受到的坚实,沈轻白就算不陌生,也被那灼热烫到,她蓦地缩回手,耳朵红了一片,催促他:“那你快去吧,饭一会儿就好。”

钟廷晔笑着,低头亲了下她额头,转身拿过椅子上的外套,上了二楼。

见人消失在楼梯间,沈轻白回过身,双手拍了拍泛红的脸颊:“还说追人呢,脸皮这么薄怎么行,必须硬气点。”

她给自己打完气,又开始认真准备下一个步骤,刚才还好把火关了,不然又得煎糊一条。

她把饭菜端上餐桌,钟廷晔刚好从楼上下来。

听到脚步声,沈轻白下意识回头看了眼。

只是这一眼,就被男人所吸引住。

黑色的紧身针织衫,宽肩窄腰,胸肌和腹肌线条透过薄薄的衣衫清晰可见,侧身时那翘臀……

打住,不能再看了。

她忙收回视线,咽了咽口水,不得不说,经常健身的男人,身材保持的很完美。

沈轻白垂眸时,余光恰好瞥见自己身上的黑色针织,忽地扭头瞧了眼他,嘴角一点点上扬。

原来他是想跟自己穿情侣装呢,难怪以前没见他在家这样穿过。

钟廷晔走近,看她嘴角含笑,揉了揉她脑袋:“笑什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听说我喜欢你?其他 / 全本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41万字一年以前
缔婚其他 / 全本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72万字一年以前
居心不净其他 / 连载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51万字一年以前
枕着星星想你其他 / 全本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84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入骨温柔其他 / 全本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31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