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热恋

第48章(1 / 3)

天才一秒记住【燃文小说网】地址:ranwen1.cc

包间里沉默一瞬,而后便是接踵而来的爆笑声。

这帮兄弟里,没见过钟廷晔撒娇卖惨已是大跌眼镜,现在能看到脑回路如此逗比的沈轻白,更是让他们惊喜连连。

这一刻,他们看这两口子莫名觉得很和谐。

迟砚溪笑得肩膀都在颤,打趣道:“弟妹,就你老公那段位,咱们这些人全上也打不过他呀。”

他搓了搓笑酸的脸颊:“你回家问问他,一个黑带选手是在什么情况下被人把嘴给打肿的,这个我很是费解。”

有人接话,加我一个。

话落,包厢又是一阵爆笑。

沈轻白大概也知道自己闹了乌龙,尴尬地挠了挠头,背过身,没好意思去看他们。

钟廷晔也跟着笑了,伸手直接将人拉进怀里,沈轻白顺势把脸埋在他胸口处,缩成小小一团,在他臂弯里窝着,把自己当成了地鼠。

众人见状也没再打趣,纷纷退出包厢,给夫妻俩留下独处的空间。

关上门,夏紫菱瞧了眼身旁的元若,眉眼含笑地问:“弟弟喝多了吗?”

元若偏头看向她,抿唇笑:“姐姐想要我喝多吗?”

听到他反问,夏紫菱没忍住笑了:“看样子很清醒嘛,既然如此,愿意陪姐姐约个会吗?”

元若看了眼她垂在身侧的手,上前一步,很自然地牵住:“可以,姐姐说去干什么都行。”

夏紫菱惊讶,而后贼兮兮笑了两声:“你是在暗示姐姐要干点别的吗?”

元若低头闷笑:“没有,弟弟不敢。”

夏紫菱看着不经逗的人,嘴角弯了弯,握紧他手,高兴朝电梯走去。

等包厢里彻底没了声音,沈轻白从钟廷晔怀里探头,四处瞅了瞅,见人都没在了,才轻舒口气。

她收回视线,仰头认真打量起钟廷晔,伸手轻轻碰了下他肿起的嘴角,心疼道:“老公,还疼不疼?”

“疼,老婆,你今晚能不能别走,跟我回家行吗?”钟廷晔握住她的手,洋装可怜。

沈轻白垂下眼,边抠指甲,边噘嘴说:“你好像只有喝多的时候才会叫我老婆。”

“平时也想我这么叫你?”

男人温热的呼吸洒在她脸颊,她下意识抬头,钟廷晔的吻就覆了上来,轻柔缠绵,带着思念。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第一夫人其他 / 全本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142万字一年以前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其他 / 连载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99万字一年以前
招惹偏执少年后其他 / 全本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33万字一年以前
国宝级女配2[快穿]其他 / 全本
国宝级女配2[快穿]
张早更
?完结?字数:328284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短介:我爱我的国?立意:勇往直前?励志人生?快穿?穿书?爽文??收藏:17185?霸票:598名?评论:12062?灌溉:7395?评分:暂无评分?风格:轻松?视角:女主下本要开的《我当萌兽的那些年(快穿)》求收藏,更新时间:每晚11点,即将退休的梁汝莲最后一次穿越,她不再做工具人,要做自己。拒绝极品,狗血变热血,女人不止能顶半边天。1.《最热
52万字一年以前
云鬓楚腰其他 / 连载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37万字一年以前
婚后热恋其他 / 全本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40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