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热恋

第51章(1 / 4)

泡沫红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燃文小说网ranwen1.cc),接着再看更方便。

钟廷晔覆在她耳畔的声音压得很低,一瞬不瞬凝视着她,声里眼里,暗示的意味都太明显。

这话霎时让沈轻白想到她每次喊他哥哥,他失控发狠模样。

以及到最后喉间发出那道低哑声。

思及此,她脸颊微红,心虚地瞥了眼牙虎,见它耳朵没竖起来,才扭头嗔瞪他:“牙虎还在呢,别乱说话。”

钟廷晔视线触及她那只小巧且透着淡淡绯红的耳垂,哑然失笑:“牙虎都当爸爸了,它比我们更有经验。”

“……”

沈轻白眼睛微微睁大,语调里都透着惊诧:“这事还能跟牙虎比?”

牙虎听到叫它的名字,猛然从地板上爬起来,挤到两人中间,左右瞧了瞧他们俩,不知是听懂刚才的话题,还是想表达它已经乖乖吃完了狗粮。

总之,牙虎那条金色尾巴摇晃的厉害,极有炫耀的成分。

“……”

沈轻白跟钟廷晔对视一眼,纷纷笑出了声。

最后她和牙虎如愿以偿的吃了一包薯片。

而沈轻白却因此复出的代价有点大,她刚从浴室出来,钟廷晔迫不及待将她拦腰抱起。

她全身沾满了水珠,浸湿了他深灰色的浴袍。

钟廷晔轻轻放她落在枕头上,长臂一伸关掉床头壁灯。

刹那间,室内暗了下来。

钟廷晔身子微俯,温热的鼻息若有若无拂过她的脸颊,最后吻精确无误落在她嫣红的唇瓣上。

男人的吻跟淋浴洒下水花一般,温度湿润刚好,层层叠叠,没放过她周身任何一个地方。

沈轻白嗅着他身上那股淡淡清樱花味,熟悉又让她沉溺。

夜色迷离,床头柜上的腕表指针无声滑过,不知循环绕了多少圈,一阵闷声过后,两人贴得严丝合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辐射:重启范布伦》《大明,盛世从太子监国开始》【顶点中文网】《重回年代:从国营饭店开始》《卷王的九零年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一簪雪其他 / 连载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67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替代品其他 / 连载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53万字一年以前
入骨温柔其他 / 全本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31万字一年以前
绕床弄青梅其他 / 全本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40万字一年以前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其他 / 连载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99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