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舜华

57.梦魇

《慕舜华》转载请注明来源:燃文小说网ranwen1.cc

令澈抿着唇不说话,眼神沉静如水,又如春水般清澈洞然,倒映着杜若槿的身影。

由于距离的拉近,两人气息交融,暧昧的氛围在这静默无声的对视中发酵。

女子眼眶周围盈盈地泛着一层水光,一双似嗔似怒的瞳眸里含着若有似无的朦胧雾气,凝脂般的雪肤上浮着细弱的绒毛,半点红妆不染,却有清水出芙蓉般无可挑剔的妍丽。

“先生怎么不说话?是因为被我说中了吗?”杜若槿同令澈拉开距离,语气中带着点恶劣的玩味。

令澈只是隐忍地闭上眼睛,淡漠地说道:“若是怕被我算计,大可放我离开。”

杜若槿轻哼一声,不打算继续和他在这打哑谜了,直接摊牌:“先生一直舍不得离开,如今却忽然说要离开,可是因为你的梦魇就在这里呢?比如说我。”

即便他不说,杜若槿也不是完全猜不到他在害怕什么。

约莫是怕和她真的闹出什么师徒失伦之事,最后不但什么也得不到,还毁了各自的名声吧。

见他依旧阖眸不搭理她,杜若槿也不恼,

伸手朝他眼前探去,却被他准确地扣住了手腕,杜若槿弯了弯唇角,借着他的力道,直接矮身跨坐到了他的身上。

令澈一下睁开了双眼,瞳眸之中是克制不住的震颤。

“舜华,你......”

杜若槿听见他带着一丝喘息的询问声,并未回答,只是用另一只没被她制住的手轻抚他的脸颊,手指轻轻往下滑过他的脖颈和喉结,最后停在了他的心口处。

“告诉我这里是为何而疼的,好吗?”

她微微侧着身子,凑近到他耳畔,轻柔的吐息里带着一丝蛊惑。

尽管他的呼吸变得粗重,却依旧没有按她所料想的那样就范,他只是用那双满含难言情绪的眸子看着她,仿佛看的不是眼前人,而是看着什么遥远而又缥缈的存在一般,带着偏执的渴求。

杜若槿索性再次用手攀着他的肩膀,偏头在他耳畔轻轻地吐气,感受到原本虚握在她手腕上的手加重了力道,又在他泛红的耳垂上轻啄几下。

“澄晦。”声音无端甜腻,好似带了钩子一般。

右手紧贴着的胸口下,心脏的律动早已快过平常。

见他眼眸瞬间睁大,却依旧顽固地坐着,既不推开她,也没做出别的更大幅度的反应。

恍惚之间,杜若槿又想起了她在安祈国时还未进宫当公主伴读,与令澈共处的那一夜。

那时的他对她的接近是抗拒的,如今不过短短数月,抗拒却转变成了隐忍。

耳畔的低喘不断,她在想,他现下一定忍得很辛苦吧。

如此想着,杜若槿愈加放肆起来,挣开他的手。

双手撑着他的肩膀,在他喉结上轻轻咬了一口,她能清晰地感受到令澈的身体轻颤了一下。

下一瞬,他忍无可忍地揽住她的腰,将她抱起走到床边放下,而后俯身牢牢地将她禁锢在了怀里。

亲吻如狂风骤雨般袭下,带着仿佛要将身下的人吞吃殆尽般的狠厉。

杜若槿闭上双眼,放任他的索取和渴求,甚至抽出手紧紧地抱住他。

她也不知他们二人如今谁更喜欢谁多一点,谁舍不得谁更多一些。

沉浸在这片刻的亲昵里,思绪渐渐混沌起来,太过激烈的热吻终究令她有些承受不住。

令澈慢慢地停下,撑着手半伏在她上方,右手在她脸颊上轻抚,嗓音沙哑:“你这样,会让我误以为你是爱上我了。”

杜若槿无言地看着他,此刻她的脑子仍有些昏沉,抬手轻轻抚过他发红的眼尾和眼下那颗泪痣,声音夹杂着息喘在耳畔回响了一遍又一遍,才想明白他在说什么。

眼神不自在地想要避开,却被他牢牢地定住,只能转而问道:“你不怕同我在一起会毁了你的清誉吗?”

而且阻拦在他们之间的不仅仅只是这世俗的伦常,还有国别,他们是各自国度的皇族子弟。

除非她的父母再为她生一个弟弟或妹妹,否则她永远不可能会嫁给他。

令澈叹息了一声,只轻声吐出两个字:“不怕。”

“所以你究竟在怕什么?”杜若槿再次回到起初的话题,他越是想回避这个问题,她便越不能轻易放过。

他定定地看着她,良久,才开口说话。只是说的却不是杜若槿想要听到的回答:“待此术解开了,我再告诉你。”

说罢,他便这样侧着身子,为她整理有些凌乱的衣衫。

杜若槿却是不依。

手指向上沿着他的手臂向上攀附,抵达肩膀处,反手将他往下带。

“你要做什么?”令澈呼吸仍旧不稳。

杜若槿见拉不动他,也不去费劲了,挪了挪身体,将手环在他腰上,脸埋在他胸口,闷声道:“既然你不肯说,那我便一直缠着你,缠到你肯说为止。”

“舜华,别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奈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燃文小说网ranwen1.cc),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私藏玫瑰其他 / 连载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54万字一年以前
绕床弄青梅其他 / 全本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40万字一年以前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其他 / 连载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99万字一年以前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其他 / 全本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65万字一年以前
九章吉其他 / 全本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107万字一年以前
魏晋干饭人其他 / 连载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458万字1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