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年致此生

37. 36.心软(1 / 2)

《何年致此生》转载请注明来源:燃文小说网ranwen1.cc

此时两人的姿势,是有些暧昧不清。

许年坐在枕边,背靠床头,陈致趴着,脑袋稍稍一偏,目光刻意地定在她的唇上。

再结合他那句话……

她伸手捂住他的眼睛,微恼道:“看,看什么看。”

他笑得身体震动,“看你漂亮啊。”

明显是调侃她。

“什么时候,你也这,这么油嘴滑舌了。”

“我什么时候没觉得你漂亮过?”

陈致拿下她的手,握住她的指尖,打量着。

指甲修得很短,甲床粉粉的,有形状好看的白色月牙。只是,经常干活的缘故,手心有茧,掌纹略深,保养得没那样精细,一看就知不是不沾阳春水的手。

就是这样的手,他也觉得漂亮。

他执着她的手,在手背落下轻柔一吻。

她的心,像顷刻间被河水倒灌,倒映银河,晃晃明月相照,令人晕眩的亮。

令人有……泪流满面的冲动。

宛若穿梭数年深沉的昏昏的梦境,抵达那个盛夏。

在第一次接吻前,陈致最多就是亲亲她的手背,然后牵住。他喜欢十指相扣的牵法,哪怕再热。他说,这样不容易分开。

分手那天,他应是有了预感,牵得格外紧。但他没留住她。

到底没有唐突她,就这一个吻,以解他多日相思。

他翻身起来,盘腿而坐,问:“之橙装修完了吗?”

“差,差不多了,剩一点收,收尾。”

她催得紧,没让师傅们磨洋工。他们颇有微词,但也没辙。这两天下雪耽误了,下周大概就能完工了。

他嗓音低沉缱绻:“想吃你做的榛子蛋糕了。”

许年无端觉得耳朵痒,摸了摸,“家,家里有工具,下次去超市,买,买点材料,也可以做。”

“明天不下雪的话,带你去一个地方,再去超市,好不好?”

“嗯……”

他不是困了吗?怎么跟她聊起来了?

“你睡,睡你的觉,我走了。”

许年卷起吹风机的线,起身离开,顺便带上了门,但他没错过,她耳根那点红。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脸皮薄。

他兀自笑了笑,环顾一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温柔瘾其他 / 全本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66万字一年以前
九章吉其他 / 全本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107万字一年以前
绕床弄青梅其他 / 全本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40万字一年以前
和离之后其他 / 全本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59万字一年以前
婚后热恋其他 / 全本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40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