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和竹马闪婚了

21. 事后~

亓冰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燃文小说网ranwen1.cc),接着再看更方便。

“跑什么,绒绒?”

桑榆被突如其来的举动惹得浑身颤抖,更是泪珠控制不住地往外冒,他回眸瞪着顾惜朝,开口的瞬间才察觉嗓子哑了些许,“太累了,站不住。”

顾惜朝本就怕桑榆身体无法承受,便也收了手。他随手扯过一条浴巾替桑榆裹上。

但桑榆见顾惜朝这么听话,视线不自觉地落在顾惜朝身上,虽说他已经用过了,但还是不敢多看。

他抬手戳了戳发小的肩膀,“哥,你要我帮你吗?”

顾惜朝笑着吻上桑榆的唇,“绒绒,你不是累了吗?抱你去休息……”

桑榆的酒醒了大半儿,他也只是抱怨太刺激了承受不住,又不是不继续了……

“顾惜朝,我就是随口说的,可以继续的……就是可以不听我的。”

顾惜朝点头,一把拖抱起桑榆往床边走,“那我们去床上……”

桑榆这一晚都被顾惜朝操控着,换句话说顾惜朝太听话了。他说什么顾惜朝便做什么,总有一种怪异的满足感。

从未有过如此舒爽的经历……

顾惜朝牵着桑榆的手,轻柔地在他耳侧开口:“感受到了吗,绒绒?”

桑榆除了摇头做不出别的反应,“别按!”

顾惜朝硬是迫使桑榆喊了无数遍哥哥才肯罢休。

桑榆也不知他是何时睡去的,但他是被热醒的。

他只觉被抱得太紧,喘不过气。

桑榆迷迷糊糊地睁眼,盯着顾惜朝近在咫尺的容颜恍惚了很久。

大脑开机花费了几分钟的时间,桑榆这才将昨晚发生的一切全部想起,他悄咪咪地一寸一寸挪出顾惜朝的怀里。

但顾惜朝仿佛察觉到了他的意图,收紧了自己的臂弯,“再睡会儿~”

桑榆因后腰的酸痛感下意识“嘶”了一声,下一秒顾惜朝的掌心便精准得按着不舒服处,“是不是腰疼?帮你揉揉。”

桑榆眼下彻底清醒莫名害臊,他这是做了什么?他以为昨晚在做梦,便对着梦里的发小上下其手了……

可现在似乎他真的和发小做了,这算什么?假戏真做?

应该也不是,只是算解决彼此需求!

他抬眸盯着顾惜朝,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

反倒是顾惜朝先开了口:“怎么了,绒绒是想想假装酒后失忆什么都不记得了?”

桑榆尴尬笑了下,耳廓早已红透,“没有啦,就是觉得哪里怪怪的!你不是直男吗?你之前自己说的呀。可是我们不是……嗯!”

顾惜朝回想起当初桑榆问他的情景,“我确实是直男,没错啊。我只是对你有感觉而已。”

桑榆撑着半坐起,盯着顾惜朝满脸的问号都要溢出来了,“什么意思?”

顾惜朝也坐起身拿过床头柜的眼镜,才继续回答:“就是字面意思,绒绒腰还好吗?还有哪里不舒服?是不是我昨晚太兴奋了……”

桑榆摇了摇头,盯着顾惜朝戴眼镜的一举一动。他身上除了腰酸基本没有不适感,可以说是非常完美的体验,“只是腰有点酸而已,我们……现在算什么关系?”

顾惜朝知晓桑榆并不喜欢他,自是不能把他逼得太紧,“我们的关系,你昨晚不是自说的我们是领了证的关系。”

桑榆点头,昨晚那些胡言乱语他真的无言面对!

“昨晚有些话我真的瞎说的,你别放心上……”

顾惜朝:“好!不过你说什么没几天了,是什么意思?还有什么七年?”

桑榆眨巴着眼,他总不能直说他是重生回来的人吧。他大脑飞速旋转,“只不过就是没几天休息时间,就又要去赶通告诉个苦而已。你呢?顾总不忙吗?”

顾惜朝点头,对于顾总这个称呼“忙,不过你需要我都能赶到。”

桑榆被顾惜朝赤诚的眼神盯得发怵,他总有一种歉疚感,“我……再睡会儿!”

顾惜朝抬手揉了下桑榆的发丝,随后起身下床,他让助理送了新的衣服过来,简单洗漱完衣服便送到了。

他转而走到床前搂上桑榆:“绒绒,我们回去再睡好不好?”

桑榆原本没想继续睡,可不过几秒便又入了梦乡。他迷迷糊糊地睁眼,腰也着实酸得厉害根本不想动弹,“不想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相关小说

想入媛媛其他 / 全本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9万字一年以前
娘娘腔其他 / 全本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59万字一年以前
只宠不爱[重生]其他 / 全本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104万字一年以前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其他 / 连载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46万字一年以前
缔婚其他 / 全本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72万字一年以前
替代品其他 / 连载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53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