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和竹马闪婚了

30. 彻夜欢愉

“你看肚子鼓起来了,是不是像怀了宝宝?”

桑榆眼角的泪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一尘不染的镜面下二人的一举一动都清晰可见。

他也算彻底看清了旗袍的整体样式,此情此景更称得上完完整整的情///趣服。

镜中的他眼尾布满红云,眸光被水雾侵染,泛着些许温热的潮气。

衣领早已因解了扣子而半落肩头,顾惜朝留下的牙印若隐若现。

因呼吸急促而起伏的小腹下显而易见的轮廓,让桑榆耳廓发着热,他抬眸对上镜中顾惜朝的眼眸,是他从未见过的玉望。

“顾惜朝,我站不住!”

他撑在盥洗台上,指骨蜷缩,白得几近透明,腕关节也逐渐脱力。

顾惜朝的指腹一直勾着白色底裤的边,吻上桑榆的耳垂,轻哄道:“绒绒,放松一点,好不好?小嘴真紧。”

桑榆闭眼嗔怒起来:“顾惜朝,闭嘴!”

顾惜朝轻笑起来:“好!”

法国街头的夜自带浪漫气息,街头艺人所演奏的小提琴的弦音不知何时传入浴室之内。

弦音悠扬婉转,时快时慢,撩拨人心弦。

桑榆眼下根本无心欣赏小提琴曲,他连话都说不清楚,“慢、——点!”

顾惜朝捏着桑榆的下颚,迫使他不得不看向镜中:“绒绒,为什么闭着眼睛啊?是不愿看我吗?”

呼吸颤抖着,就连心跳也早已凌乱不堪,周遭的空气也是不同寻常。

桑榆双眼被泪珠浸染,全然看不清镜中的情况。

他犹如一棵芦苇,在波涛汹涌的海上起起又落落,无处可逃不得不适应着……

顾惜朝这一晚仿佛着了魔,无休止地触碰着桑榆的小腹,他恶劣地嘬着他的耳珠,让桑榆闷在胸腔之中的声音全部抖落而出,且一遍遍地重复着孩子,给我生个孩子好不好?

桑榆听着耳边无数遍的催眠,竟也自动带入了进去。

眼泪顺着眼尾滑落时,眸底瞬间清晰,他望向镜中欲念缠身的二人,与顾惜朝对视的那一瞬,低声呵斥了一句:“如若已经怀上了,现在这个情形也该滑胎了。”

顾惜朝捆着桑榆的腰,将其翻了个面,与自己正对着,“我们的孩子自是强健着呢!”

桑榆呼吸急促,本就努力适应着顾惜朝的举动,却又因一波沉重的攻势腰肢酸软向后倒去,好在顾惜朝掌心一直护着他。

他怒目瞪着顾惜朝,嗓子早已微哑:“我……你,这里不舒服!”

顾惜朝低头去吻桑榆的唇,呓语起来:“第一次就是我将你抱回房间。那天你缠着我,犹如下凡的仙子,漂亮、妩媚,勾人心魄。我怕玷污了你,只得亲口帮你……那一晚你哭诉着,每一滴泪都是甜的。

第二次是你醉了酒,那天我也失了魂,再也无法自持。可你除了玉望根本一点都无法回应。甚至不知我是谁。

那天的你和现在的你不同,今天你认得出我。绒绒,是我,是我顾惜朝让你快乐,是吗?”

桑榆第一次短时间内听顾惜朝说这么多话,他仿佛被带入顾惜朝给他描绘的世界里,抛弃了所有顾忌。

他已然没有开口的力气,只得一口咬在顾惜朝的脖颈之上以作泄愤。

顾惜朝得不到回答,径直嵌入得更深几许。

本就破泣的哭音再也无法囚于喉间,瞬间自齿缝溜出,默默盖过了顾惜朝演奏的旋律,环于顾惜朝颈间的手无意识地指尖刮过他的肌肤,留下鲜艳的红痕。

桑榆想要逃离这桎梏,无意间抬手扇了顾惜朝一巴掌,同时开口:“顾惜朝!”

顾惜朝舌尖顶过腮帮,这点力道不痛不痒,堪比调///情。

他啄了一口桑榆的唇,转而握上他的手,对着吹了口气:“手疼不疼?”

桑榆无声地落着泪,舒爽地脚趾蜷缩环在顾惜朝腰间的腿收紧几分,他气顾惜朝这副模样,便顺着他:“顾惜朝,别让我受伤,不然你孩子就没了!!”

蓦然间,所有的话语都化作调味剂,为这场暴风雨带去无尽的欢乐。

镜中漂亮的蝴蝶骨,时静时动,犹如振翅欲飞的蝴蝶,美得让人挪不开眼。

白色底//ku的边磨得桑榆腿//木艮不适,桑榆讨好似的捧着顾惜朝的脸索着吻,在欢悦间隙努力拼凑出一句整话,“脱掉好不好,不舒服!”

瞬间衣物撕裂的动静清晰入耳,桑榆全然不敢看地面之上的狼藉画面,似乎看不见便不会有这种画面一般。

顾惜朝理智犹存,看出桑榆坐在盥洗台上的不适,抱着他往床边走去,这短短几步路的过程对桑榆来说犹如重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顶级灵异小说家[无限]》《神道酬何》《楔入神话人生》《导演,请自重》《任务主角又挂了

燃文小说网【ranwen1.cc】第一时间更新《重生后和竹马闪婚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其他 / 全本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66万字一年以前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枕着星星想你其他 / 全本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84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其他 / 连载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646万字8个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