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和竹马闪婚了

31. 有口难辩

亓冰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燃文小说网ranwen1.cc),接着再看更方便。

睡到半夜的时候桑榆直冷的发抖,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勉强爬起身,站到顾惜朝卧的躺椅前。

他掀开顾惜朝的被子,企图钻进躺椅中和顾惜朝挤在一起,却发现这椅子顾惜朝一人都挤得慌,他根本挤不进去,他只得开口:“顾惜朝!我冷!”

顾惜朝本就浅眠,不过片刻便清醒,眼眸对上桑榆紧缩的眉头时立刻起身把他搂进怀里,“怎么了,绒绒?”

桑榆无法控制生理性的颤抖,只想把自己埋进顾惜朝怀里,“冷!”

顾惜朝刚准备抱起桑榆上床,便注意到他未穿鞋,不免说了一句:“又不穿鞋!”

桑榆靠在顾惜朝怀里找寻到了发热源便又沉沉睡去。

他们在酒店待了两天,桑榆有大半时间都在床上度过。

一半是因为顾惜朝的缘故惹得桑榆着实腰酸背痛,不愿动弹;另一半是因为桑榆又发烧了。

顾惜朝对于桑榆每次过后都发烧这件事感到纳闷,他再三查看过确认仔细给桑榆清洗干净,没有残余的可能性。

不过好在桑榆没多久便退了烧,顾惜朝这才安心不少。

桑榆彻底清醒是第三天,他扶着额头坐起身见仍在酒店。脑海中回想着这三天的点点滴滴,自嘲着自己的身体素质居然这么差了。

他穿上拖鞋去浴室洗漱了一番后,顾惜朝正巧回来。

桑榆抬眸对上顾惜朝的脸,原本暂时忘却的回忆瞬间冲进脑海,他立即垂眸:“回来了?”

顾惜朝点头,将手中买回来的午饭在桌子上摆放整齐后,才将呆站在原地的桑榆搂过后扶着他坐下:“快坐下吃饭,你才刚退烧。”

桑榆怔怔地盯着一本正经的顾惜朝和那一晚的情形截然不同,他喝了口粥,不禁问出口:“顾惜朝,你是不是会分身啊?”

顾惜朝不解,他正替桑榆准备着饭后要吃的药,“为什么这么说?”

桑榆:“那天晚上你可像是磕了药一样,和现在可完全不同。”

顾惜朝自知理亏,便想糊弄过去:“闺房趣事,自然是得增添些乐趣。绒绒,不是也爽到了吗?”

桑榆本就因发烧而红润的面颊眼下似乎又深了几许,他埋头吃着饭,“我没有,你别乱说!”

顾惜朝挑眉,有些人嘴硬那便随他去,“好,是我猜错了。不过绒绒,你想什么时候回国?”

桑榆在法国待的这几天身子一直不爽利,更何况在这个酒店举手投足间总会想起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他问:“今天可以吗?”

顾惜朝抬手看了眼手表,估算了一下才开口:“只要你想自然可以,不过大概只能坐晚班机了,可以吗?”

桑榆点头。

快速解决完午饭,桑榆便简单洗了个澡换上便服,其余的行李顾惜朝早已收拾完。

桑榆总会忍不住夸赞顾惜朝这超强行动力和收纳能力。

————

飞机起飞后无线网非常卡,桑榆原本准备刷一下大眼,碍于这网速受限,他只得锁屏小憩片刻。

桑榆这次回国的行程做了保密,他和顾惜朝也选在了晚上的航班。但此次行程还是不小心被泄露了出去,桑榆的大粉和代拍即便是凌晨也围堵在了机场。

封年知晓此事后立即给桑榆打电话,欲让他做好准备别同上次一般冲动行事。尤其是和顾惜朝保持距离,顾惜朝那可是他大老板。

如若不是她提前发现有狗仔发出桑榆和顾惜朝在法国的合照,且她立即让人毙掉了那条大眼,那桑榆的花边新闻或许早已满天飞

可奈何打了桑榆数个电话都无人接听,他赌了一波老板在桑榆身侧,便试探性地拨了顾惜朝的电话。

没多久顾惜朝便接了,封年这个资质的经纪人距离直接接触大老板还要一段距离,她也是第一次和顾惜朝通电话:“顾总,您和桑榆在一起吗?”

顾惜朝垂眸窝在自己怀里的桑榆嘴角未扬:“怎么了?”

封年不由得紧张:“顾总,是这样的已经有粉丝提前得知你们的航班,我想着让你们二人暂时分开出机场。上一次的风波对桑榆影响挺不好的。”

顾惜朝抬手捂上桑榆的耳朵,“知道了,辛苦你了封年。这边我和桑榆准备官宣,你也早日准备一下后续事宜,就不用给桑榆立什么单身人设营销。我相信你都明白的。还有这几天他身体不好,少接一些通告,你懂我意思的,就这样先挂了。”

封年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冲击得大脑空白,电话被挂断数分钟才意识到桑榆的地位竟如此之高!

桑榆刚睡醒便得知又有粉丝接机的事,他让顾惜朝和他分开出机场,顾惜朝答应了。

粉丝见到桑榆的的那一瞬,显而易见地愣住了。

桑榆摘下口罩微微含笑和其打招呼,然后给他们签了名,且收下了粉丝准备的手工小礼物和信。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相关小说

小玲建军其他 / 全本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9万字一年以前
予你其他 / 全本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135万字一年以前
替代品其他 / 连载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53万字一年以前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其他 / 连载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46万字一年以前
带枪出巡其他 / 全本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29万字一年以前
一簪雪其他 / 连载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67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