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和竹马闪婚了

6. 共处一室

亓冰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燃文小说网ranwen1.cc),接着再看更方便。

桑榆感受到指尖异样的触感,迅速收回自己的手背于身后,尴尬地笑了笑,“倒也不用什么特权。不过我饿了,你这有吃的嘛?”

其实不是桑榆听不懂顾惜朝话里的含义,只是他觉得气氛太暧昧了。应该是他想错了……

顾惜朝对于桑榆的反应早有预料,不过他自有后手。他早就准备好了吃食,安排秘书送来。

正巧秘书敲门,桑榆趁着顾惜朝还未起身便急匆匆去开门,接过秘书送来的夜宵后,简单道谢才关门走回屋内。

可眼下又很尴尬,他想回自己房间,可是夜宵是顾惜朝点的,带回自己房间也不太好……

他只得装傻继续待在顾惜朝房间一顿猛吃,最后吃撑了躺在顾惜朝床上动弹不得。

顾惜朝正巧办完手上的工作,刚坐在桑榆身侧便注意到他鼓起的小肚腩,他开玩笑地提了一句:“怎么感觉你胖了?吃了一顿肚子胖不少。”

桑榆见不得别人说他胖,毕竟当年为了上镜瘦到了110斤,硬是几个月不吃碳水。虽然与现在的体重比不得,但他气不过。

桑榆直接怼了回去,“我哪里胖了!这只是吃出来的小肚腩,不信你摸!”

他直接扯过顾惜朝的手精准落在自己的小肚子上,直勾勾地盯着顾惜朝的眼睛,微微挑眉,寻求一个答案。

顾惜朝完全没想到会变成眼下这种情况,桑榆坐起后两人靠的极近,发小赤裸裸的眼神让本就图谋不轨的他慌了。

房间内只剩两道呼吸声交替,掌心精准地捕捉到桑榆因呼吸而一起一伏的弧度。

顾惜朝的视线一遍遍地描摹着眼前之人的容颜,桑榆的颜值放在娱乐圈算是那种少见的建模脸。

每一个五官都不够精致,但放在桑榆脸上可以说是比例完美。顾惜朝能够看清他脸颊之上细小的绒毛,视线下移了几许后,便停留在了桑榆的唇上。

尽管桑榆用纸巾擦过嘴角但依旧有些许夜宵中的汤汁残留的痕迹,他不自觉地想要靠近一点,帮他擦掉……

顾惜朝一寸一寸地靠近,就在两人几乎就要吻到时,桑榆别开了脸。

桑榆一开始并没有察觉自己的行为有什么异常之处。只是急于证明自己没有长胖而已,但直到顾惜朝靠得越来越近,他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时才尴尬地松开了握着顾惜朝的手,默默地后撤了些许。发小是想吻他吗?

不可能吧!

顾惜朝也在桑榆细微的举动下清醒不少,他不能这么急,他收回自己的手捏了下自己的掌心,笑着开口:“是我说错话了,绒绒一直都很瘦。”

桑榆一直以为自己是个不容易害羞的人,但此时此刻他知道自己一定脸泛着红晕,绝对不是因为顾惜朝喊他绒绒……

他索性合眸躺平了,“哥,能不能不喊我绒绒啊,我都25了,还喊小名感觉很奇怪……”

顾惜朝怕桑榆抵触自己的靠近,起身做回了原位自顾自地摩挲着掌心,“从小到大一直叫你绒绒,改不过来。或者叫你小桑?榆榆?小榆?还是说我俩领了证可以喊得更亲密一点??”

桑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让顾惜朝喊他什么,爸妈喊他小名就算了,顾惜朝喊算什么,算他长辈?虽然他是比自己年长两岁就是了。

“你随意嘛,总之别喊绒绒了,被别人听到我小名怪尴尬的……”

顾惜朝盘算着也该休息了,抬起手腕看了眼表:“行!那我们独处的时候我喊你绒绒,有外人就不喊绒绒了,行吗?”

桑榆:“行吧~”

他刚想起身回自己屋休息,啪地一声屋里的灯灭了,伴随着一声滴~

似乎电动门锁了……

桑榆有夜盲症,他呆滞地坐着完全不敢动,上一世明明没有停电的意外发生的。

为什么这一次会停电啊?

顾惜朝不紧不慢地打开手机的闪光灯放于床头柜之上才上床搂上桑榆,开口询问起来:“绒绒,有没有吓到?好像停电了。”

桑榆摇了摇头,凭借着手机的些许光亮他勉强能够看清顾惜朝,“没吓到,就是看不清你知道的。”

顾惜朝抬手揉了揉桑榆的后脑勺,继而起身查看了一眼房门确认打不开口才坐会桑榆身侧,“停电了,节目组给我发消息说没有找师傅来修,目前门打不开……”

桑榆低着头抠着手指,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他就不该来顾惜朝的房间,现在好了,被锁在顾惜朝屋里了……

“那……怎么办?”

顾惜朝将桑榆不情愿留下的表情全部看在眼里,他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随后从行李箱拿出随手带着的小夜灯置于床头,拿起床边的一个枕头准备在沙发上将就一晚。

桑榆虽然看不太清,但能感受顾惜朝的一举一动都是以他的舒适为第一位。他想着自己多大一个人了,不就是将就着和发小睡一晚,只要顾惜朝不介意就行。

毕竟又没做什么,理应一切正常。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药香卿王妃》《都是抽象天命,你千古一帝》《千山青黛》《重生之文物大师》《那年华娱

相关小说

怎敌她软玉温香其他 / 全本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40万字一年以前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其他 / 连载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46万字一年以前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
只宠不爱[重生]其他 / 全本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104万字一年以前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其他 / 全本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65万字一年以前
缔婚其他 / 全本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72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