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覆

第242章 四大名捕

哀花浅自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燃文小说网ranwen1.cc),接着再看更方便。

“爷,您刚才就那么轻易放过她!”一个同样黑袍掩身的人小声问道。

“这里不比别地,南少林的那个老家伙还在,若是冒然出手,怕是咱们都走脱不得。”

黑袍男人语气淡漠的说道。

“属下不觉得那个老秃驴会是爷的对手。”这是拍马屁了。

“小心使得万年船,那老东西的底蕴可不比旁人。”

接受完属下的吹捧,男人还是一副平淡的神色,随即打开口袋,掏出一张折叠工整的信纸。

打开仔细看完之后,男人神色不动,但是眼底却掀起惊涛骇浪。

“吩咐下去,扬州各地的人手暂缓行动,不准露出任何马脚,以防让锦衣卫他们抓住机会。”

“是,爷,我立马吩咐下去。”那名拍马屁的人员刚要离开,又被男人叫住。

“还有,告诉那些人,龙门镖局的白静远也来扬州了,让他们把屁股擦干净,别让那个杀胚看出什么来。”

“是!”

身后的数人立马领命,然后退入黑暗之中,只留下黑袍男人手里紧紧捏着那张纸。

“有点意思......”

。。。。。。

扬州大劫案的事情发酵的愈发猛烈,很多当地百姓痛批扬州官府拿自己辛苦的税银,去做实验,导致被盗窃。

总之作为扬州首府的临安,压力异常大,六扇门方面派驻了一位老捕快——诸葛平云,江湖人称‘铁衣神捕’,前来临安府坐镇负责。

旗下有四大名捕,铁血、追风、红衣、无名,都是堪称当世英杰的人物。

只不过现在这四位,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坐在临安府方面给安排的官舍中。

官舍中的大厅之内,堆满了各种类型卷轴、书册和资料。

“e=(′o`*)))唉!这日子啥时候是头啊!”追风是一位长相虽然俊朗,但带着一丝痞子感的青年男子,此时他正一脸痛苦的趴伏在桌子上。

“我看是没头了。”一身劲装打扮的少女红衣撇了撇嘴,感觉很无趣。

“你们俩这样让老师看到,估计要批评你们毫无斗志。”无名温和的笑道,手中一把折扇轻轻晃动。

“嗐,这有啥,只要能找到税银,别说老师批评我,就是打我骂我,我也能受着!”红衣一副倔强的表情。

“俺也是,只要能把这麻烦事儿解决,在下悉听尊便。”追风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你们俩,真是没救了。”无名自顾自的喝着临安府送来的好茶,顺手拿起一本册子,翻看起来。

“铁血哥!您吱个声啊,别这么不声不响的,搞得我以为你猝死在这堆书山里呢!”

追风看着身姿挺拔,英武非凡的铁血,一声不吭的翻着资料,连连哀叹。

“有那个时间,不妨再出去走访一圈,不行就跑一趟宜城,在实地勘探一下,省的在这里打扰我们。”

铁血语气冷淡的回答一句,又埋首在资料当中。

“别啊!我这段日子东跑西颠,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整个扬州都跑遍了,可是该找的人还是没得踪影。”

追风一开始还以为这次大劫案很简单,就是哪个不长眼的盗匪起了坏心思,出来抢劫。

哪知晓来到扬州,不过几个月,跑断了腿,也没搜刮出任何信息,简直要了他的老命,顿感此次任务的困难和长久。

“那就在找,一遍不行,就两遍;两遍不行就三遍,我就不信这帮贼寇还能跑的了!”

铁血睁开眯缝的双眼,一股淡淡的杀气,流淌在客舍之中。

“动静不能太大,老师说过,这次事件,不能看做是简单的盗窃案,背后说不得有着更深处的东西,我们奉三法司的命令下来调查,第一要则就是不能把事情闹大。”

无名神色谨慎的劝着铁血,让他消消火。

“说起来,这次锦衣卫和东厂方面倒是很老实消停,没有怎么掺和临安府的调查。”红衣也转开话题,说起六扇门的两个老对头。

“东厂不用说,上次瀛州军需案之后,现在估计忙着给自己止血,没那份时间给咱们下绊子。”

追风语气有些不屑的嘲笑东厂的倒霉。

“锦衣卫就是有点甩锅了,估计是看到临安这边的水比较深,不选择插一足,那位新晋的徐同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人气小说网】《凡间狱》《道主有点咸》《导演,请自重》《我是大玩家

相关小说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怀娇其他 / 全本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56万字一年以前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
奈何她楚楚动人其他 / 全本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45万字一年以前
入骨温柔其他 / 全本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31万字一年以前
九章吉其他 / 全本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107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