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忍足侑士在立海大

11.暴力网球

完全自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燃文小说网ranwen1.cc),接着再看更方便。

“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忍足把弹回来的网球握在掌心,转身去看定在旁边不走的竹取池奈。

要说竹取也不是故意跟着过来的,她就是来这洗个手,刚巧碰到了在热身的忍足侑士。

“景吾和你说了吧,切原打暴力网球的事。”不过来都来了,有些话就顺道一起说了好了。

景吾?忍足的关注点在竹取的前半句话上,虽然有些事他没亲身经历过,但好歹他也是阅览过无数影片和小说,该懂得自然都懂了。

“你和迹部....在一起了?”忍足的表情一言难尽,他那天都把话和迹部说的那么直白了,就硬是没让他产生一点怀疑?

“唔,在一起了。”竹取得意又幸福地点点头,转而寒起眼神,“我警告你啊,别再去景吾面前挑拨我们的关系。”

“我没兴趣和你们演狗血电视剧。”神经病,忍足扭头再次直面墙壁把球挥出去。

想想也就是都大赛刚结束那段时间,迹部还警告他什么在全国大赛结束之前不准搞那些有的没的,结果还没等他这个被说的有所行动,说这话的人反倒先违反了规则。

虽然他管不着人家的感情事,但不妨碍他吐槽大少爷的恋爱脑。

“我还没说完呢。”

什么态度!竹取眼白快翻到天上,要不是为了冰帝的全国大赛优胜,她才不会管忍足死活。

“对付切原这种人就要以牙还牙,尤其切原赤也还是个心态不稳的,你要是想少受点皮外伤的话,他打你哪儿你就打他哪儿。”

忍足把球拍横过来让网球在拍面上滚动,若有所思,“竹取经理对暴力网球倒是颇有研究。”

对赤也的性格也十分了解,柳在另一边的拐角处默默补充,对比忍足,他们的单打三还是太被动了。

双打已经输了一场,如果把比赛拖到单打一,他们肯定会错过幸村的手术。

打定主意的柳转身走回了比赛场地,赤也打球情绪化的特点,可以是劣势,也可以是优势。

“我不会这么做。”忍足拒绝了竹取的建议。

哈?竹取难以置信,“你别告诉我是因为没有用的善良心发作了!”

“我记得我和你说过,不要再对我如何打球指手画脚。”忍足突然叛逆心上头,即使竹取这一次说的有理,但他还是有不采纳的权利。

“活该你受伤!”竹取气得直跺脚,“你爱听不听,最好别连累到冰帝的全国大赛!”

“我也奉劝你一句,少做越俎代庖的事。”话不投机半句都嫌多,都怪迹部,给她权力放的都没边了。

关东大赛决赛,单打三,开始。

“这次,我会在十五分钟内结束比赛。”莲二前辈的话翻江倒海地冲击着切原的大脑,绝对不能让幸村部长一个人孤零零地进手术室!

“呀嘞,你可以试试看。”忍足欣然接下赌约,并且还不嫌事大的加上了自己的筹码,“十五分钟,我会让你连第一局都无法过去。”

冷漠的深紫色对上弑杀的墨绿色,战意从球场中间荡漾开来。

“puri,柳,你给小赤也灌输了什么?”仁王瞧向早早就进了红眼模式的后辈,“这可还没开比呢。”

“没什么。”他只是和赤也说别忘了在病床上等喜讯的幸村,柳摇了摇头,不欲多说。

外旋发球?忍足盯着切原的起手式,不,不一样。

他迅速抬起球拍挡在脸前,竹取给的那张纸浮上眼前,叫什么来着?不规则发球?

“15-0。”

“你以为只有你留了一手吗?”切原猖狂大笑,“等着被摧毁吧!”

用脚尖把球踢出界外,忍足对上对面那双猩红双目,年纪轻轻的血压就这么高,难怪易怒易爆。

“那你留的这一手也太简单了。”忍足轻松笑了笑,和亚久津的发球差不多嘛,要是切原只有这个水平的话,这场单打三完全不足为惧啊。

呵,小瞧人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啊!

看出忍足心里所想,切原打出了一个短球,这种人,就应该受些教训才是!

“忍足上网了!”在场外跟进记录赛况的芝惊呼一声,“切原要打出暴力网球吗?”

瞄准对手右手腕的切原狠狠挥出一球,我要让你再也拿不起球拍!

“15-15。”

什么?他不可思议地转头去看自己身后,那种刁钻的角度和极近的距离,忍足怎么可能接得住还能顺利回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华南小说网】【废土小说网】《家兄嬴政》《抗日之铁血远征军》《导演,请自重

相关小说

谍海王牌其他 / 连载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1091万字4天前
替代品其他 / 连载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53万字一年以前
娘娘腔其他 / 全本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59万字一年以前
小玲建军其他 / 全本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9万字一年以前
娘子金安其他 / 全本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92万字一年以前
野性难驯其他 / 全本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57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