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事是一只妖怪解决不了的

31.南柯梦(九)(1 / 2)

夜书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燃文小说网ranwen1.cc),接着再看更方便。

村里的人跟镇上相比,普遍吃晚饭比较早,为了省点灯油火蜡,大多数人家都趁着天黑之前吃了饭睡觉,也有一部分为了能省钱和多干点活起早贪黑连早饭晚饭都不吃只吃中饭的。

当然了这世间有穷人就有不缺钱的,比如方员外。

在村口的时候还看得不甚明白,进了村之后就会发现很多线索。

这些村民睡过去之前,有的还在地里,有的在回家的路上,有的屋里已经在吃饭了,而且看那些饭菜,约摸有两三天时间了。

由此可以得出,要么是吃中饭的时候,要么是吃晚饭的时候。

而在方员外家中就能明显得出结论,当时应该是晚上。

因为穷人家买不起蜡烛,而方员外府上烧没了的蜡烛流满了烛台甚至溢出,没人及时剪烛花爆开后把蜡滴溅得到处都是,若是白天就不可能处处点蜡烛。

然而时间虽然推断出来了,但是他们面临最大的问题不是推断时间而是要找到那妖物的藏身之处。

“我用清心符唤醒一个人来问问吧。”寇清道。

问这些人虽说也未必知道,但总比像没头苍蝇一样无从下手的好。

然……

“不行,没醒。”寇清试了几次都没能把一人唤醒。

奉照其也跟着尝试了一下,同样不能。这不由得让他想起了薛怡瑾说他们的符都是“垃圾”的话,一时间表情都是懵的,看着似是有什么东西在他心里逐渐崩塌。

莫语眼睛一转,拿出自己的清心符道:“让我来试试。”

都说了两派是师出同源,自然也是不管用的。

黄素素和蒋晟不死心,自己试了一遍又让其他人都试了一遍,仍是不行,蒋晟甚至像昨晚扎客栈掌柜那样用针扎,依然没能把人扎醒。

莫语:“看来不是符的问题。”

这下奉照其才稍稍心理平衡点。

其实也很好理解,毕竟陈挚这个有点灵力打底的人拿着两张清心符都不顶用,可想而知,这些没有修为的普通村民又怎么醒得过来。

陈互:“既如此,那就只能用最笨的方法了。”

锦鸡妖最好奇:“什么方法呀?”

寇清:“一寸寸地方找。”

陈互,点头:“没错。两两一组分头行动吧。”

此时一共有七人四妖,若要两两分组,则将会有一个人或者妖单独一组或者其中一组三名成员。

事实上无三相没有把自己当做要分组的其中一份子,他待在陈互肩头像个衣服配饰一样一动不动。

“想必诸位对我们妖怪自成一组也是不放心,那么我们就分别与一位人修成组,我与陈大师一组吧。”池彧提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第一夫人其他 / 全本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142万字一年以前
予你其他 / 全本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135万字一年以前
晚来雪其他 / 全本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31万字一年以前
魏晋干饭人其他 / 连载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458万字9天前
当维修工的日子其他 / 连载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90万字一年以前
折君其他 / 全本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128万字一年以前